您的位置:主页 > 行情数据 > 行业动态 > 行业动态

【杭交所】原油多头重燃希望!非洲两个最大产油国又出大事

非洲最大产油国安哥拉可能面临新威胁。据路透报道,五月底有五名武装分子曾乘坐快艇登上雪佛龙(Chevron)的一个油气平台,并威胁石油工人。

报道称,这些男子自称属于安哥拉分离主义组织“卡宾达海外领地解放阵线”(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the Enclave of Cabinda,简称FLEC)。该组织旨在解放安哥拉产油大省卡宾达(Cabinda)。

但这些武装分子的真实身份无法核实。卡宾达省长Aldina da Lomba Catembo在回应上述事件时称,“虽然可能还有些持枪分子,但FLEC并不存在”。而据路透记者 Ed Cropley所知,省长的这种说法已经被一位当时就在事发现场的石油工人否认。

卡宾达的石油产量占全国产量的大约一半,尽管有石油收入,但还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。尤其是去年油价暴跌以来,当地的经济状况更加恶化,报道称当地的石油企业为降低成本已经裁员了“数千人”。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卡宾达省的地理位置与安哥拉其他地方隔离,中间隔着刚果民主共和国。

标红处为卡宾达省

目前,在低油价的重创下,安哥拉整体局势不佳,已经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求救。去年,安哥拉货币宽扎兑美元贬值35%,外汇储备从320亿美元降至220亿美元,政府后来实施新的外汇管制,但此举只推高了主要进口品的价格。同时,该国五月份的通胀高达29.23%。

加拿大皇家银行(RBC Capital Markets)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克罗夫特(Helima Croft)曾指出,随着经济形势日益恶化,安哥拉有超过半数人口每天靠不足1.25美元度日,政府严重腐败和对经济的管理不善已经引起民众不满。如果FLEC真的卷土重来,很可能会加剧这个产油国的动荡。

非洲大陆上,命运不济的还有刚刚被夺走“非洲最大产油国”头衔的尼日利亚。由于无法承受来自市场的压力,尼日利亚被迫宣布本币奈拉对美元实施自由浮动汇率机制。这意味着,该国过去16个月的固定汇率机制将于本周结束后正式“寿终正寝”。

尼日利亚央行行长Godwin Emefiele在15日公开表示,新的汇率机制将于6月20日生效,市场认为预计奈拉到时将大幅贬值。凯投宏观(Capital Economics)非洲经济学家John Ashbourne表示,这是一个重大的彻底转变,外汇期货合约表明,尼日利亚奈拉兑美元汇率届时将从当前的197暴跌至278,降幅约30%。

“鉴于其他石油出口国的货币情况,预计奈拉新汇率将跌至300左右。”

尼日利亚政府于去年2月引入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,以阻止本币贬值,当时至今,奈拉兑美元汇率维持在197:1。糟糕的本国经济状况和巨大的经济落差之下,这为美元创造了一个庞大的黑市。最近几个月该国经济状况持续恶化,黑市汇率已狂贬至370,这进一步挤压了国家经济,通胀高达两位数,并于4月创下六年新高。

尼日利亚政府今年1月宣布停止兑换美元,黑市奈拉汇率当时应声暴跌至282的纪录新低。5月下旬,尼日利亚央行宣布要采用灵活性更强的汇率管理系统,并警告“经济衰退即将到来”。当天,三个月远期奈拉汇率狂泻20%至创纪录的297。

作为一个全球主要石油出口国,原油价格长期低位徘徊令这个非洲最大经济体遭受沉重打击。该国GDP出现近20年以来第一次萎缩,同时外储大幅下降至6月的267亿美元,国内发生严重外汇短缺。尼日利亚政府三分之二的财政收入、90%的外储均来自石油出口。

与此同时,受国内叛乱分子袭击能源基础设施的影响,尼日利亚石油产出已经下降至2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分析认为,新的汇率机制可能会暂时吸引投资者回流,但同时也将推高已经很严重的通货膨胀,最终受害的将是数千万尼日利亚穷人,并可能引起经济衰退。